账号: 密码: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? 注册用户
第两百零七章 真是过分的要求
小说名称:《御神记》 作者:枫落忆痕 字数:3111 更新时间:2019-07-11 23:53:06
     箭矢璀璨,燃烧着符文,流淌七色光,锋锐惊世,还没有射中,就令吴瑜眉心流血,只觉得额骨都要被洞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亡的恐惧笼罩了他,吞噬着他,在他的心里疯狂滋生,令其道心刹那崩溃,失态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噗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箭矢瞬息而至,自眉心一穿而过,带起一股血箭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瑜身体一震,瞳孔凝固了,惊恐地颤动着嘴,努力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眉心,手才伸到半空,身体就直挺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瑜师兄!”

        北麓学府众弟子惊恐地看着这一幕,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瑜师兄死了,被姓燕的射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速速靠拢,结阵共御燕云缺,等待书子易他们赶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翔脸色煞白,吴瑜惨死的画面对他的心里冲击太猛烈了,一股寒气从脚底噌的涌上了天灵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恐惧了,从未有过的恐惧,道心几乎要崩溃!

        他自诩天之骄子,在栖霞学府之中天赋拔萃,有着锦绣的前程,光明的未来,一向无比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今天,他连连遭受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手持大弓的青衣人,是如此的年少,手段却是如此恐怖,踏着那青石阶而上,就如一尊来自大渊的魔神,脚步每次落下都令他感到窒息!

        “燕云缺,你不要嚣张,书子易他们一到,就是你们青山学府这些人的死期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翔虽然恐惧,但表现得却是色厉内荏,用凶狠的面相来演示内心的害怕,不想让身边的人看出他道心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自身难保,那有力气管你们的死活。”燕云缺拾阶而上,脚下踩着的是岁月的斑驳,像是在踏着时空长河而行,走向那逝去的纪元:“将我师弟师妹们伤成这样,你们这些人还妄想活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很平静,只从声音里面,完全听不到半点杀意,但正是这种,令凌翔他们心里更加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再次挽弓,在弓弦拉开的刹那,天地都在颤动,风云色变,轰鸣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面八方,滚滚天地元气全部汇集而来,没入七色的箭矢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翔无比惊恐,一下子祭出了六件宝器出来,其中有三件下品宝器,两件中品宝器,一件上品宝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嘣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七色箭矢无坚不摧,穿透力强绝无比,挡在最前面的宝器,直接四分五裂,接着第二件宝器也裂开了,第三件继续裂开,第四件没有裂开,但却如豆腐般被穿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凌翔他们来说,画面太惊悚了,眼睁睁的看着宝器被洞穿,中品宝器都抵挡不住!

        锵!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箭矢被凌翔祭出的第六件宝器抵挡了下来,却也震得他将身后的两个人撞飞,重重砸在地上,一口鲜血从喉咙里面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栖霞、北麓两大学府,十几个核心弟子,瞬间如坠冰窖,浑身都凉透了,背上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箭而已,他们之中最强的吴瑜需要付出五件宝器破碎的代价才能抵挡得住,就算这样还被震得吐血了!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强人谁能抵挡?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向塔下面,碧云学府的书子易等人虽然在奋力登塔,但却遭受到了怨煞和尸骸的冲击,速度比起燕云缺来慢了许多,根本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联手轰开天罡六合阵,生擒景诺汐和百里君这些人,到时候姓燕的就不敢拿我们怎么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大吼着转身轰击天罡结界,顿时引发了共鸣,两大学府所有的核心弟子,眼中的恐惧都变成了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垂死还想挣扎?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的眼神刹那间迸射出寒芒,他大手一挥,八柄战剑冲天而上,瞬间出现在两大学府核心弟子们的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铮鸣,各自分开,以八卦方位排列成阵,构成结界,将两大学府弟子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八极八相剑阵转动起来,八种异象纷纷演化,天地风雷,山泽水火,滚滚而来,甚至都凝聚出了八个不同的领域世界!

        八相世界不断对十几个核心弟子进行无情的轰杀与碾压,使得他们应接不暇,有人被淹没在雷海,有人被天穹镇压,有人被大地碾压,有人被罡风绞杀,也有人被山川困锁,还有人被火海吞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,啊,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八相剑阵里面,那惊恐的充满不甘的尖叫此起彼伏,有的声音凄厉刺耳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个活得好好的,非要送上门求着让我杀,真是过分的要求。”燕云缺来到了八相剑阵前负手而立,他心念一动,悬浮在空中的战剑就唰的化为一缕光冲入了剑阵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凌翔的头颅一下子飞了起来,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杀了他,只觉得脖子一凉,瞬间就没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阵里面,八种异象不断碾压,一柄战剑如来自地狱的夺命之光,无情收割着两大学府众核心弟子的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又一颗头颅滚落,一具一具无头尸身脖颈中,鲜血如喷泉般冲起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剑阵里面,由始至终有两个核心弟子没有遭受到太强的攻击,此刻亲眼目睹了这些画面,瞬间几乎崩溃了!

        同门的头颅飞落、鲜血喷涌的画面凝固在眼前,深深印在了脑海之中,成为了他们一生之中永远都抹不去的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来到天罡六合阵前,伸手一划,八相剑阵停止运转,战剑没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十余具尸体呈现在景诺汐等人的眼中,每具尸体都没有了头颅,全部跪在那里,无头的脖颈上鲜血还在涌着,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    两大学府唯一活着的两个人也噗通跪在了地上,一身的衣衫全部都被冷汗湿透了,身体颤抖个不停,看样子是被吓到崩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景诺汐惊呼一声,看着鲜血淋淋的画面,她也被吓到了,但很快回过神来,就要对燕云缺行礼,“多谢燕师兄救命之恩,若不是师兄及时赶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先别说这些感谢的话了,都是同门,并且这次我带着你们来争夺名额,是为学府争取荣耀与利益,保护你们,是我应该做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上前将景诺汐扶住,道:“你们现在立刻调息,修复伤体,登到塔顶开启域门,碧云学府的人交给我来应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屈指一弹,一颗颗弥漫着生命精气与真气的丹药流淌着醉人的光芒,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药香,落到八大核心弟子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燕师兄,这是……”景诺汐、百里君等人看着手里的丹药,眼睛睁得很大:“气灵丹、小还丹、祛毒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你们赶紧服下,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复伤势,恢复精气神。剩下的,就留着在这座岛屿上历练的时候备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燕师兄赐药!”

        景诺汐、百里君、南宫黛、宫瑞、金言卓、董文兮、裘襄远、沈蓉雪,八大核心弟子,无比感激地看着燕云缺。

        气灵丹、小还丹、祛毒丹,价值连城,一枚上千万元气丹!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一出手,三种丹药,每种丹药竟然都给了他们每人十枚,价值数亿元气丹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手笔真的太大,谁能如此慷慨?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还是燕师兄才是真正值得支持的人啊。想当初,我们加入空青会的时候,空青会给我们的东西,加起来也就几千万元气丹的价值,哪能跟燕师兄随手赠予的相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瑞、金言卓心里感慨,真正跟燕云缺接触了,他们才意识到,云空青跟燕云缺比起来,感觉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云空青的架子太大了,就是对他们这种天才,云空青也是高高在上的,随便给点好处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施舍,仿佛给了他们天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则完全没有架子,并且还为了他们一怒而几乎斩尽两大学府核心弟子的头颅!

        “燕师兄饶命,饶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北麓、栖霞两大学府,剩下的两个没死的弟子,惊恐地哀求着,眼泪鼻涕一起流出来,那样子看上去,谁能相信他们竟然是武者中天赋拔萃的天才?

        “滚一边儿去,我留下你们的命,就说明不会杀你们。毕竟,你们两大学府想要夺得名额,还需要你们去开启域门。”燕云缺指了指塔顶,吓得两个弟子浑身跟打摆子似的抖个不停,惊恐万状地说道:“不敢,我们不敢啊,那些名额都是燕师兄您为青山学府争取到的,我们哪有资格开域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声音微冷:“我说你们得去开域门,你们就必须得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去去,我们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唯唯诺诺,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景诺汐等人看着早前还不可一世,要杀他们的人,现在竟然跟条狗似的,燕云缺说什么就应承什么,一时间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燕师兄太强了,强到不可用言语去形容。他现在才什么境界啊?将来跨几个小境界杀云空青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八人心里都这样思忖着,拥护燕云缺的决心更加的坚定不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伤势痊愈就立刻去塔顶开启域门,记住最多只能开启十三次,剩下的三次不要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云缺非常严肃地叮嘱,随即就沿着石阶往下走了数百米,负手而立,冷冷看着已经快登上金字塔半山腰的书子易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