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 密码: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? 注册用户
第885章 难与不难
小说名称:《不败神婿》 作者:吃过肉 字数:2117 更新时间:2020-08-01 18:10:05
     出现在山脚下的人,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叫武飞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高大帅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任何一个男人在他面前,都会有些许的自卑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这种男人也是任何一个女人,都会喜欢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程然此刻没有自卑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他眼里没有武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会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山脚下的崎岖下路上,停着一辆再普通不过的面包车,武飞就歪斜的倚靠在车头,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,一脸迷人的微笑,问程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程然抬头看看天,发现离天黑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一黑,时限也就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程然就往前走,边走边说:“我该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就站起,伸开双臂拦住程然,否定道:“不,你不该来,如果你眼里还有白槿兮的话。你不觉得这是甩掉一个包袱最好的办法吗?怎么?难道你对上面那位真的动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站定在距离武飞只有五米的地方,问武飞:“烟,为什么不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微微一怔,随后苦笑道:“尝尝不喜欢烟味,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程然就问:“那为什么要叼在嘴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就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然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带烟不带火,放进嘴里故意不点燃,就是想告诉别人,你很想吸,但是你要为她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为什么要告诉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觉得为她戒烟,她应该心存感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又有没有想过,你这是在逃避自己的心有不甘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就很奇怪,把烟从嘴里取出来,并扔在地上,说:“这下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摇头:“我们都是成年人,无论做什么事,都不是做给别人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原地转圈,挠头,停下后有些不耐烦的说:“你他妈是不是出家了?怎么这么多天不见,说话就神神叨叨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指着山顶说:“我要上去,不是因为我心里移情别恋,而是因为我要直面我的问题,我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,我也不想心有不甘,更不想去逃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不久,遇到一个老同学,日子过的挺苦。可他老婆以前也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:嫂子,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却告诉我,男人是她自己选的,路也是她自己选的,再苦她也愿意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连一个弱女子,都知道要坚持自己的坚持,要直面自己的困境,不去抱怨什么。我一个男人,又有什么权利去退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女互相喜欢,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本来是一件很寻常的事,可在他们身上,却变的异常艰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于是,我忽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程然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烟,当着武飞的面点燃,然后深深吸了一口,很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武飞给馋的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吐出的白雾。而对程然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话,似乎并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这样,程然还是打算把他的话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以来,我的梦想就是跟家人安安稳稳的在一起,一家子其乐融融。一直以来,我都觉得这是一件很简单也很小的事,至少对大多数人来说,并不难,所以,我常常抱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就想,其实任何事,没有绝对的简单,之所以简单,是因为有人肯为之付出努力,敢勇于去面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,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是简单的你说对吗?”程然又深深吸了一口,再次突出一条白色长龙,说:“我一开始就错了,所以我会觉得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,我却实现不了,是上天在捉弄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把任何事,当初一件简单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我上去之后要怎么去面对李婧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因为这件事并不简单,所以我打算先上去,无论怎样,都要先去面对,再去凭心去做,不管有多大的困难,我都要一一克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这样想,其实事情反而真的就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就恼了:“你他妈的故意馋我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很认真的点头说: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操!”武飞气的开始撸袖子:“那你都馋我了,我肯定不能让你上去了,你看,你说变简单的事,是不是突然就难如登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再次认真的看了眼武飞,然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慢慢摇头,说:“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武飞就纳闷了:“你是觉得你能打过我咋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看不透武飞究竟是什么档次的高手,从一开始就看不出来。或者换句话说,从一开始,他都以为武飞根本没有武力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了,他觉得武飞很强,至少自己一眼看不出他究竟是什么级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的级别肯定胜过程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程然还是摇了摇头:“没把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就更决定奇怪了,问道:“没把握,为什么你还说不一定?我可是很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这就是一件很矛盾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去面对这件事,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敢于去面对了,就又觉得不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上不上的去,这也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话又绕回来,敢不敢上才是关键,敢,这件事就不会那么难,因为无非就两种结果,要么上不去,这件很难的事,依旧很难,要么上去,所有的事就没那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程然,只觉得自己应该从心,尽力。所以他会说,不一定,因为他还没有尝试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飞早就察觉到程然跟以前似乎有点不一样了,但究竟哪里不一样,他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再次问道:“你就不好奇,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来这?也一点不好奇,我为什么不想让你上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事,还没整明白,我想你干毛?”程然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的头发就开始变白,他的眼睛就开始变红,整个人的气势,徒然之间发生惊人的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飞本来一脸的自信,在这一刻,也是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对无法咧嘴一笑,说:“你准备好,我要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武飞就摆开一种格斗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程然脚下的一块硬土皮,翻飞而起,他也像一根离弦的箭一样射出去,并绕开武飞,直接冲向山顶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飞当时就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尼玛算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