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 密码: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? 注册用户
第1095章 看穿
小说名称:《不败神婿》 作者:吃过肉 字数:2034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18:10:05
     程然曾经听陆海川提起过,这个世界上除了武境高手以外,还有相师阵师以及巫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后面这几种是比较稀罕的存在,而且一般情况下,这几种职业的高手,武技境界都不高,可真要战斗起来,实力却并不弱,原因就是他们可以借助自己独特的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刚刚程然劈出的那一刀,这老人能扛下来,想必也是布了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是怎么布阵的,那程然就不得而知,毕竟这是他没有接触过的领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很急,他在这高耸入云的墙壁上开始四处乱摸,可摸到的地方全是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试图去用蛮力把这墙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拳下去,墙体却连个灰都没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微笑着说:“你还是乖乖的留在这里,直到天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浪费力气了,你要相信我,阵师不是你能理解的范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用蛮力能轻松破开这个阵,那就太小看我们阵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换句话说,我不想让你出去,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出的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转过身来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用这样看着我,我保证天亮后会放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忽然沉声说道:“李君豪看上王馨悦,无非就是看重她现在是我得力助手的身份,如果是这样,好,我现在就告诉你,王馨悦已经被我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李君豪得到王馨悦,也与你们一点好处都没有,反而还会多我这么一个仇家,利弊得失,你自己想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程然已经猜到李家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既然打败了沈家,那怎么可能会放过程然?

        强迫与王馨悦发生关系,让某些事情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,从而逼迫程然只能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慢慢利用王馨悦的关系,瓦解掉然兮集团内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都只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程然还继续重要王馨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程然以为,只要他把王馨悦开除了,那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老人却哑然失笑,说道:“程先生不是这种无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是呢?”程然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却摇摇头,脸上透出一抹神秘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程先生,您想简单了,王馨悦女士,其实并不是李少自己选择的,而是家族给他定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你说的那些方面,李少的确有这个意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他并没有完全解读对家主的真正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馨悦跟李少是必须发生关系的,这不仅仅是为了跟你们然兮合作,还是为了给我李家破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王馨悦,没有第二人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不禁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破禁?

        老头的话,他愈发的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同时,对李家感到更加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这破禁,难道王馨悦有什么独到之处?

        可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确不能理解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但是我必须要阻止这一切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微笑,一脸从容:“可你怎么阻止?你连这个院子都出不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老夫自夸,我设置的迷幻阵,是你们普通武者根本理解不了的,别说是你,就算是你师父云以霞来了,也照样被困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巫师相师阵师,这三种左技也许入不了你们武者的法眼,但任何一种职业,都能轻松虐杀你们这些武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何必费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很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就很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这时,老人的手机忽然响起,他随手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您猜的没错,看来您的保镖确实已经把您的地址交代出去了,我会想办法帮你清理门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少爷,您请尽情的享受,这里交给我,不会有任何问题的,就算是神仙来了,我不同意,他也得被困死在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尽情享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享用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字一出口,程然颜色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睛,开始变红,他的头发也根根倒立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身上的杀气暴涨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接电话的老头似乎也有所察觉,面色突然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这时,程然却突然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南方诸国大公爵的义气盟中,他无意中进入这种状态,用感知去视物,而非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前出现了一个血红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东西都逐渐消失,身后的院墙,就只是普通的院墙,并没有高耸入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前面的老头,双手之间有几根极细的丝线,丝线上好似有血水在涌动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忽然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这老头一直用手去托他的肘,或者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是用这种细丝去承受了程然发出的所有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老头实力并没有达到神武境,只是他用几根细丝布置出了一个恐怖的阵法,从而能够吸收程然的进攻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阵师……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然冷哼一声,一步向老头跨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人见程然闭上眼后,身上杀气大增,先是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很快他又舒展开,微笑道:“程先生,你不必动怒,真的,不管怎样你也逃出不这个院子,也伤不到老夫,何必再做无用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我们少爷马上就要享用王馨悦小姐了,就算你现在能逃出去,就算你逃出去后能找到我家少爷,怕是生米也早已煮成熟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,不管程然怎样,反正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我要逃?”程然冷哼一声,一刀劈向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一怔,像是没想到程然会再次主动攻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他心里还在想,程然刚刚不是不准备跟他纠缠了,想逃出去救王馨悦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怎么又来攻击他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程然不知道他根本伤不到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老人愈发的自信,冷笑一声:“程先生,你太愚蠢了,有必要做这种无用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去托程然的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也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把奇怪的大刀,却猛然发出一阵“呜咽!”随之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碎了,无数铁片,向近距离扔出的暗器一样,无差别的四处射去。